皇马逆转曼城进欧冠决赛再度诠释了一个真理

  说实话,球迷这样感情用事非常正常、无可厚非。但我作为创作者,出于对理性精神的一贯坚持,并不喜欢加入太多感性的、没有实际意义的言语。尽管,我肯定是希望皇马晋级的。

  有时候,比赛会很有章法,可以按理性思维去归纳总结问题、提出解决方法,为之后比赛的胜利找到需要努力的地方。

  也有时候,比赛场面会很随性、很混乱,对阵双方并非90分钟都在全力以赴,会出现无法从技战术层面去分析出东西的比赛,有些比赛甚至就精神心理层面也难以说清楚一支球队为什么就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比如,今天凌晨进行的欧冠半决赛,曼城与皇马的次回合较量。我无法说曼城踢得差、曼城临近90分钟比赛结束前因为太想赢而犯错。我无法说出这些不符合事实的东西,因为曼城并未“送礼”给皇马。

  但结果就是,皇马在没有进球迹象的情况下,在第89、90两分钟内由罗德里戈连进两球,神奇的扳平了总比分。

  即使进入了加时赛、即使本泽马罚入点球,曼城其实也没有说像14年欧冠决赛的马竞那样心态直接崩了、加时赛被连进三球。他们直到最后一分钟都在努力进球,试图将比赛拖入点球大战。所以,是皇马运气更好吗,要通过玄学思维去解释皇马的绝境重生吗?

  可皇马自欧冠淘汰赛以来,面对大巴黎、切尔西、曼城三家顶级豪门,均在次回合比赛实现了由总比分落后到扳平再到最终逆袭的奇迹。

  说得好听点,这是实力、是韧性、是“十三冠带来的底蕴让皇马比对手更会处理险境”。

  对于皇马而言,目前的核心班底多为老将,处于新老交替期,要争取欧冠这两年比较困难,但逆转巴黎这场够美凌格爽一阵了,换言之,哪怕下轮就出局,今年欧冠赢这场舒畅球也值了。

  我认为,皇马没有纸面实力的绝对优势去夺得今年的欧冠,美凌格可以期待姆巴佩的到来,期待未来皇马重回巅峰时再夺欧冠。

  但想法赶不上变化,神奇持续发生着,就像持续神奇的本泽马,“欧冠之王”在跨过巴黎后,又连续逆转了切尔西和曼城,一步一脚印走进了欧冠决赛。

  作为创作者,这时我会无奈的发现:我无法通过高大上的脑力分析从普通球迷身上找到成就感,面对今年皇马这种无法科学解释的神迹,我还不如普通球迷一句“因为我们是皇家马德里!”来得霸道、来得直接有效。

  对切尔西的次回合,我很反感大半场不好好踢球的皇马,就因为胜利,球迷们可以到处喊“这里是伯纳乌,我们是皇家马德里”,我会更愿意说:“应该把更多掌声献给蓝军,他们在伯纳乌连进皇马3球,这是值得尊重的强大对手。”

  对曼城的首回合,我会说,没有卡塞米罗的皇马中后场形同真空,曼城三路穿插畅通无阻,制造险情无数,若不是多次浪费进球良机,这轮强强对话在伊蒂哈德就直接交代了。

  对曼城的次回合,我可以说,上半场场面波澜不惊,本泽马、维尼修斯浪费了一些机会,曼城有过几次实质性的进攻威胁。

  但“典礼三中场”都下场,曼城总比分领先2球且持续造险,格拉利什险些再扩大比分(门迪门线分钟曼城还在控制球权……

  球迷心态:“我就是喜欢皇马,我就是相信皇马能够连进两球”,想了就想了,哪怕皇马没赢也不需要有任何负担,因为“我”坚定了立场。

  可我作为创作者,作为坚持理性创作的个体,实在难以想象皇马还能在第89、90分,两分钟内连进两球迅速扳平,难以想象这比赛还能踢回来,还能赢……

  这是常理上难以去想象的,这是一场无法用理性去解释清楚的比赛,却又是一场赢下来就行的比赛。

  是的,在真正走向冠军的比赛中,好的结果远比场面好看重要太多。成王败寇,赢了就是可以狂。今年淘汰赛皇马有个不吹不黑的恒定规律:不入绝境不会踢球。

  入绝境前,他们经常不会踢球了,又或者该射进的没把握住,如果最后输了,他们肯定会被球迷批评;

  入绝境后,他们总能表现出超乎想象的镇定,把握机会能力会突然如有神助,然后,就一直赢过来了。

  走到决赛的地步,皇马已没有退路,说不期待冠军是假的,说不期待延续神奇是假的,但说利物浦不强也是假的。

  决赛结果太重要了,这种局太残酷,容易让人患得患失。我突然有了许久没有过的紧张感——明明上场踢球的不是我,明明决赛还有20多天,我却现在就开始想到决赛那既让人期待,也可能随时变得窒息的场面。

  詹俊是利物浦球迷,但他对“伯纳乌奇迹”也很赞叹,说这场逆转让他想到了1999年欧冠决赛曼联逆转拜仁。

  想象一下,如果皇马能够在决赛延续神奇,甚至踢成1999年“诺坎普奇迹”的曼联,这可真就成为属于皇马的,一次无与伦比的欧冠冠军历程了。

  不过,仍旧出于对理性精神的一贯坚持,第一位的,我还是期待利物浦与皇马,无论谁胜谁负,届时可以为全世界球迷奉献一场经典的欧冠决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